9.0

2022-08-30发布:

【一盒录影带前传,茜之章】

精彩内容:


一盒錄影帶前傳,茜之章
作者:不詳 字數:0.3萬
一年前傍晚時分,回家的路上。
「覺得有人似乎跟蹤我好久了。」茜對她的男友說。
「啊?會不會是最近太忙,産生錯覺?」她的男友望著她,「不過,小心點, 去報警吧。」
「但是,我們沒有證據啊!」
聽她說的是「我們」,男友心中不覺一甜,忍不住說道:「要不向我申請來 跟我住,反正你都大學了,住在家裏多不好啊。而且放心,我會保護你的。」他 眼中透出點駭人的光。
「還是不要!好啦,我回家了。」茜含情脈脈的看著男友……的嘴唇。
她男友明顯是個高手,一口吻了下去,「不要我送你到家。」
「才那幾步路……」她語氣中帶點猶豫,後才下定決心「放心吧,我不是孩 子。還有話想跟我說嗎?」
男友輕輕地摟住她,他知道有時沉默比什幺都有用。
不久,他放開手,她離開了……走遠了,他低聲說:「哈哈,你在我眼中嫩 得就像個孩子。這塊肥肉真保守,不過早晚我會吃得一乾二淨……」
他卻不知,在那十幾步可以改變她的一生。
這時,在暗道裏的一個四十歲的男子心道:「想吃她,問過我先吧。」
這個中年男人樣子很頹廢,臉上帶點返老還童的稚氣。他很胖,肚子猶如酒 瓶,雙手渾渾圓圓的,他的豬腿成O型,拿去煮菜也嫌太膩。但他身上每一塊地 方都沒有一點肮髒,還斯斯文文地拿著一個有點鼓的公事包,耳朵還帶著個。如 果你是商場溷過的人,不會不認識這個人。他叫霍方,有個雅號「平凡大亨」。 不要看到相貌平平,身上有過億身家,只不過不知道爲什幺,就在上個月突然急 流勇退金盤洗手。不過這個素來乖僻,甚至沒有人知道他住在哪裏,行事不按常 理,所以所有人都覺得這件事反常。
雖然,他很有錢,但是到了四十歲還是一個光棍,出來找女人也是個正常的 事情。只見他從公事包拿出張紙,他笑著打開讀到:「王祥茜,二十歲,女,X XX大學商科二年,生日,八月二十五日,B型血,最喜歡的顔色,白色。」他 眯起眼說,「不錯不錯。差不多,是時候了。」
突然,王祥茜聽到後面有人向她跑來,她剛想回頭看,一條毛巾捂住她的鼻 子,還沒來得叫,整個人軟倒了,攤在地上,只見兩個帶著如恐怖分子黑面罩男 子把她擡到暗巷之中,放入霍方的車子裏。完事後,對霍方說:「老闆,你的人 到手了。我們……」
霍方在支票本上簽了個名,交給領頭的那個,說:「你們的支票……」這時, 七點七點十分,霍方帶著王祥茜向郊區開去。
八點,他到了他的秘密別墅。
八點一刻,他吃力地把王祥茜拖到浴室。
一個很大的浴室,像是個小型的溫泉,裝修得很華麗。
他把茜放上一張木制的沙灘椅上,脫起她的鞋子皺皺眉說:「不會吧,這個 年代女生還穿波鞋,比我還古董。」
襪子和鞋被脫掉後,裸露出幾根水潤潤的腳趾,很白,令人很賞心悅目。 「嘿,我還怕抓錯人呢!這下證實是她了。」
原來霍方看到過一出錄影,裏面無意拍到幾個大學生到海灘玩。其中一個女 生的美足看得他心醉,並發誓要找到那個女大學生。經過調查,那個女大學生就 是王祥茜了。(有錢人總有辦法的。)
他開始扒掉王祥茜的舊式牛仔褲。一雙晶瑩完美得沒有一絲瑕疵的大腿出現 在他的眼前,疑是春筍,疑是冰凋。如配上高岔的旗袍,一雙高跟鞋,足以使天 地失色。
他看到那雙腿,竟似癡了,喃喃地說道:「漂亮……真漂亮……」
居然身體不受控制,伸出舌頭,添著她的整條腿,似乎是餓鬼見到一塊美味 的羊腿,想吃又舍不得吃。
那雙大腿就這樣不幸地粘上他令人噁心的唾液。
他盡管有戀足癖,但也不明白自己這刻爲什幺會如此失態,對她如此渴求。
「不行,我受不了了,一定要擁有你,成爲你,代替你,享受你。」他激動 地說。
其實,他的原計劃是先幫她破處,但是眼前如此養眼的美足讓他崩潰了。
不知從何處,拿出一瓶洗發水,也顧不得她還沒脫光衣服,塗在她的頸椎, 很用力地在那裏來回揉搓著。她的頸椎被他搓紅了,終于裂開了一條小口,從頸 椎慢慢滑倒她的屁股,她的內褲掉落在地上。同時,她的身體像氣球被放氣一樣, 變得扁平,像是一件連體衣服,一件成爲她的連體衣服。
霍方這時才想起自己還是一身西裝,于是他瘋狂地「脫」著身上的衣服。那 樣子有點像氣急敗壞地亂撕亂扯。那名貴的西裝就像不要錢一樣,被他撕成碎布。
他現在已經赤條條的了,雙眼有點濕潤,還有點淚光,這應該就是高興得哭 了。他就算是掙了第一桶金,也沒有如此開心過。
他拿起攤開在木椅上的「衣服」,小心翼翼地反轉。
把他蘿蔔腿彎曲,伸出那厚厚的充滿老繭的腳板順著臀部插入。
他笨拙的大腿像是被一個矯形漏鬥壓縮變形;她精巧的大腿像是被灌入水的 氣球變得豐盈。
越過了大腿、越過了膝蓋、越過了小腿肚、越過了腳踝、越過了腳後跟、越 到了五根腳趾。光滑的大腿、嬌氣的小腿、柔弱的腳丫都隨著他激動的神經而抖 動著。同時能感受到剛剛自己在大腿留下的唾液,因蒸發帶來的涼意,這一切都 暗示著他穿的不是一層像衣服一樣的皮,而是能將自己轉化成另一個人的一層皮。
他是個愛說話的人,但是這時他不想說一句話怕是會打破現場這種令人振奮 的氣氛。謹慎地把另一只腳塞入茜的屁股之中。
漸漸地原來那雙粗糙的劣短腿被一雙吹毛亦難求疵的纖足所代替了,在空氣 中舞動著。有了如此美麗的雙腿,他的動作變得斯文又有點性感。
他繼續著把她的陰戶往上扯,不多久跟了他四十年親弟弟泯然在花叢中,細 縫中的陰唇也隨著他的呼吸有節奏地一張一熙放出熱氣。他提了提身子,全是脂 肪的屁股也從此消失。
他現在的造型宛如一只漏鬥,上身及其寬胖,下身及其苗條。
幾根胖墩墩的手指緩慢向窄縫伸去,撥弄著,陰蒂被他挑逗而改變了顔色, 變得騷癢,身子變得沉重無力。但這時,他停下來了,並不代表他不喜歡這種感 覺,而是他想完全成爲一個女人後再去感受這種刺激、敏感的情欲。
他用盡吃奶的力氣向上拉,想把快有一顆成年樹大小的壯腰拖入茜盈盈可握 的素腰之中。不過,欲速則不達,他的進度很慢,過了快半個小時才向上拉叁寸。 他苦笑道:「都是年輕時的應酬害的!」
共用了半個小時,他終于擁有了看起來風吹就要折斷的弱腰。
他休息了一會,又開始努力地把汽水瓶子(2升那個)大小的手向她的手臂 擠去。佳人的玉臂清輝也有靈動起來,只是不再按她的意願活動。肩膀和胸部也 隨著雙手「叛變」到他的身體之中。
胸脯相對他以前變小了很多,不過比以前多了柔軟的、幼嫩的感覺,鎖骨下 有著柔美弧線的乳房富有彈性,搖搖欲滴。
看到眼下的一切,他的心裏美滋滋,有點焦急地把茜秀色可餐的容貌向頭上 托,隨著光線越來越暗,他身心都雀躍起來……
皮膚與皮膚的觸感,能讓他感覺到自己臉部上的五官已經緊緊地挨著她的五 官,也領略到她的舌尖和她的津液。
等他再次打開眼皮的時候,他已經和她完完全全地融合在一起,密不可分。 昨日性格怪異的商場枭雄一去不複返,此地唯一落下的是一名未經人事的女青年。
她的雙眼還帶著淚光,開心的淚,幸福的淚。
「等我嘗嘗女人穿衣服的感覺。」聲音還是王祥茜的聲音,但是已經失卻了 之前的溫柔,多了點孩子氣 .
她從破碎的西裝取出一個遙控器,一按,沖涼房中竟從旁邊開出一個巨大的 衣櫃,櫃門打開,全是很時尚昂貴的女生衣服。「你的身材,我沒少調查。這些 衣服都是按你的身材做出來的哦。感動吧!」

【完】